07
06月08月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它叫糯米

糖糯米雞

Author:糖糯米雞
翻墙!
新日志我会在http://okazakimomiji.spaces.live.com/同步更新
不过估计很多敏感词语要和谐= =不想翻墙的就凑合吧= =

唠嗑

没事就哼哼
原地追捕》U《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04/20

而立

废柴兔你要挺住TT!!!!


--------------------------
扯掉山下智久内裤的时候,赤西仁吹了个口哨:“Wow,这个家伙相当精神嘛~”
山下智久一边帮他脱掉紧身背心一边苦笑。他看着赤西仁的锁骨慢慢从衣服的禁锢里舒展开来,忍不住凑过去舔。赤西仁尖叫一声想把他推开,两个人翻滚着倒在了床上。

山下智久用力按住赤西仁的肩膀,使劲在他的锁骨上留下一个新鲜的吻痕,然后他撑起身体,朝着赤西仁笑笑。
那笑容说不出的味道,赤西仁眯着眼睛盯着山下智久的脸,反手摸进枕头下面。
然后他也笑了,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山下智久看着赤西仁对着自己伸出两只手:“吶,草莓味还是桃子味?”
看着他熟练地用牙把包装撕开,山下智久忽然涌出一种委屈的感觉,他一把抢过赤西仁嘴巴里的套子,丢到了一边。

“不需要!”

他急切地去吻他的嘴巴,忽然闷哼了一声——他感觉到赤西仁的手正贴在他的私处,那只手顺着他腹沟摸下去,准确地握住了他的性器,略微生疏地爱抚着他、抚慰着他,然后带领他进入自己的身体。

山下智久的动作很急切,这让禁欲了许久的赤西仁有些不适应,他努力深呼吸想平复身体内部的疼痛。
山下智久看着赤西仁紧闭的双眼,他腾出一之手去抚摸赤西仁的脸颊,他看到他妥协地睁开眼睛。

赤西仁的眼睛里满满的是山下智久的影子。

“Jin,唔……放松些。”
赤西仁看着山下智久皱起的眉头,陷入欲望的眼神,觉得这一刻他显得相当性感,让他的欲望也抬起了头。
他挣扎着在暗中寻找山下智久的手,放在自己的性器上,在他的耳边叹息:“帮我。”




最后赤西仁先达到了高潮,他搂紧了山下智久的脖子,用力到让山下智久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在这种无法呼吸的时候,快感被无限量的放大了,山下智久低吼了一声释放在了赤西仁的身体里。

“Jin,我想和你在一起……”
山下智久放开赤西仁,翻身躺在他身边,轻轻地喘着粗气。
“无论你到哪里,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4/15

而立

很久没有穿着正装了,山下智久觉得领结有些紧,他转身把手里的香槟递给赤西仁,然后凑上去吻了吻他的脸颊:“我去下洗手间。”赤西仁眯起眼睛,伸手拍了下他的屁股:“ASAP(as soon as possible)”
"Yes,my lady~"山下智久说完紧溜走,留下恼羞成怒的‘lady’在原地跺着脚。

山下智久对着镜子扯了扯领结,松松垮垮的样子不怎么符合他的心意,于是索性扯下来塞进口袋里。他再次看了看镜子,解开腰部以上所有的扣子露出隐约的胸肌,背后经过的男宾吹了个口哨:“WOW,那真是一个幸运的姑娘~”
山下智久对着镜子微笑,恩,该上阵了。

赤西仁两手分别拿着两杯香槟起劲地喝着,左一口,右一口不亦乐乎。他快乐地朝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来宾打招呼,朝那些打扮漂亮的姑娘们吹个口哨,抛个媚眼。
直到腰被人从后面搂住——“趁我不在的时候,你又做坏事了?”
赤西仁只是微笑着回过头比了一个中指。山下智久看了看他的笑容,然后也笑了,一口把他的中指含进嘴里吮吸。
他们互相凝视着。

“嘿,我说,”赤西仁凑到山下智久的耳边问道,“你在家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我?”
山下智久把赤西仁的手指吐出来,点点头。
赤西仁只是继续笑着看着他,不说话。

“好吧,你赢了。”山下智久认命地搓搓脸颊,“咳,那个……我想你。”
“真的?”
“真的。”
“证明给我看。”

山下智久有点囧,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脚面:恩……皮鞋擦的很干净。他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吻住了赤西仁的嘴唇。
温柔地贴着,仔仔细细地摸索那上面的每一条纹路。然后伸出舌头再添一遍,直到那上面沾满晶莹的水色。

“这样呢?”
“……还不够。”

好吧,于是,他们舌吻。

“P,你学过中文不是么?”嘴唇分开以后,赤西仁气喘吁吁地问。
“是啊。”
“那你知道‘好景不长’么?”
“A good time never lasts long……你的意思是?”山下智久相信他读到了某种讯号,他的眼睛里露出惊喜的光芒,他看向赤西仁,对方的笑容肯定了他的猜测——

“所以,让我们抓紧时间。”
 
04/14

邪恶不CJ君们大集合

Category : 完成品
P生贺- -以及手痒YY(点击放大= =~)
e653f278.jpg


0409.jpg

0409.jpg
 
04/14

PURE YOUTH

Doctor Heli是什么?

“就是用直升飞机进行空中救援。”

很帅……我也有helicopter哦。

“……”

喂,木头你说话啊!

“哦。”

可惜只是一个模型……

“……哦。”

我也想坐一次heli……呐,如果下次我出任务受伤了,记得用heli来救我哦。

“……罗嗦。”

蓝泽耕作没有意识到其实今天他的话也意外的很多。他坐在松竹梅魅錄的床边,左手松松地摊开,松竹梅魅錄的手指慢悠悠地在他的掌心写着字,有一点点痒。

他顺着松竹梅魅錄的指尖的移动思考,为什么今天这个病人心情这么好?
其实他再也无法当警察了吧。

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门。

“哟,蓝泽君,你也在这里!今天天气很好啊~快去晒晒你的冰山脸~”滕川一男端着脸盆走进来。

“松竹梅先生,我帮你清洁一下。”

麻烦你了。

热情洋溢的小白脸医生撩起袖子,抖擞精神准备开工。

“……喂,我说帅哥,你回避一下好吧?”看着纹丝不动的蓝泽耕作,滕川一男一脸无奈。

“让我来吧。”蓝泽耕作这么说到。

纳尼!=口=!松竹梅魅錄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纳尼?!”滕川一男说出了同样的台词,于是必然的,松竹梅魅錄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于是必然的——他的心跳数值又“BIU~”地飞升了上去。
蓝泽耕作和滕川一男两个人默默地看着显示屏,同时保持了静默。接着滕川一男瞬间露出了恍然大悟然后相当八卦猥琐的笑容,他兴奋地做着“啊啊啊我知道了”的口型一边手舞足蹈的退了出去。

于是这个小小的病房又成了邪恶的两人世界模式了。

松竹梅魅錄只听见活泼的脚步渐行渐远然后门被关上了。虽然他无法看见但是他还是明白小白脸医生丢下他和他的暗恋对象一走了之了。
呀呀呀跌!如果现在他可以动得话,那他的姿势一定是颤抖着趴在地上还伸出一只绝望的手臂……

蓝泽耕作的手还和松竹梅魅錄的手叠在一起。松竹梅魅錄百感交集,有点恐惧又有点期待,在这错综复杂的情感冲击下他决定装死——上帝啊,我什么都听不见我什么都不知道×()×&(……¥

可惜蓝泽耕作没有放过松竹梅魅錄同学。虽然其实只是坐在床边,松竹梅魅錄却觉得他说话的气息都吹到了脸上,他听见蓝泽耕作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

纳尼!!!

松竹梅魅錄开始仇恨自己,仇恨这个设定,以及作者,这种时候他浑身不能动弹不就变成了默认了么!他多么想捂住胸口然后大声说“口胡你搞错了×&……&%¥”

虽然他确实是喜欢人家的Orz……

为什么蓝泽耕作会知道!可是自己连梦话都不能说怎么可能×……%¥

可怜的松竹梅魅錄,无奈地躺在病床上在心里默默泪流满面。




为什么拖沓的剧情无病呻吟了许久以后忽然突飞猛进了?

因为做人要性感。

以上话题其实与下文无关。

滕川一男虽然医术并非顶尖,但是在医院里还是有很多病人喜欢他,归根结底,是这个小伙子特别有人情味。

滕川一男带着一颗激情澎湃的八卦的心离开了369号病房。原来蓝泽医生已经帅到受众男女不分统统击溃了!!!兴奋的滕川一男握住拳头对着天空长舒一口气,然后又默默地焉了,他略带忧郁地看着走廊玻璃里上反射出的自己的影子——默默地想:其实我只是矮了一点啊TMT,其实我的颜也是很好的啊啊啊!

忧郁的滕川医生会想起前几天——

路过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意外的看见白石医生正在和蓝泽医生说话。

印象中这两个人几乎都是绝缘体——难道他们居然互相吸引了!八卦的细胞在滕川一男的血管里欢快地繁殖,他毫不犹豫地插了进去当了第三者。

“喂喂,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滕川一男不知道他的出现给了白石惠多大的安慰。因为白石惠和蓝泽耕作的对话正进行到一个最最尴尬的地方。

他们的对话一开始是从田医生要求的实习生交流病例诊断开始的。这种时候,白石惠才不那么惧怕蓝泽耕作,因为她的理论知识与蓝泽耕作旗鼓相当,交流起来倒是颇有一番趣味,竞争意识无限地上涨,直到蓝泽耕作忽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369号的病人,每次遇到我的时候,心跳就特别快。”蓝泽耕作说到这里,抬起头,盯着白石惠直勾勾地看,那眼神让白石惠的心脏也“BIU~”地……“上次你说我很可怕,我想那个病人也大概是怕我吧……”

尴尬。
白石惠感到十分尴尬。

其实她只是说了实话……可是为什么这么尴尬啊啊啊!蓝泽医生果然很可怕!

“那,那个,这种现象不会是因为对医生的恐惧吧……毕竟他是一个成年男性……”白石惠一边说,一边在蓝泽耕作的注目下无声地痛苦着——蓝泽君你的眼神太恐怖了不要这么看着我啊啊啊TMT

然后滕川一男就出现了。

感谢滕川君!白石惠很感动地看了滕川一男一眼,不过被无视了。
蓝泽耕作也无视了滕川一男。
于是白石惠就开始解释:“蓝泽君有个病人,一遇到他就心跳异常……”

“啊?这不是家常便饭么!”滕川一男直接打断了白石惠,一屁股坐在蓝泽耕作的办公桌上,然后指着蓝泽耕作的脸问白石惠:“你看这张脸——什么感受?”

“……严谨。”其实她是想说可怕的。

“被你冷到了……这是什么脸啊?冰山帅哥懂不懂!”

“……”

“诶,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这张脸除了眼神恐怖了一点,确实是一张很好看的脸啊……你这种优等生是不会去注意的,平时多少护士病人小姐们对着他暗送秋波啊!”滕川一男说完又换了个手势,拍了拍蓝泽的胸脯——“你看你看,这性感的胸肌……”

“啪”——这是滕川一男的手被蓝泽耕作一巴掌拍飞的声音。
于是气氛又变得微妙而僵硬。

“咳咳,总之,那个病人肯定是看上你了啦,诶,真是不解风情的男人!”

回忆到此结束。

可怜的滕川一男忽略了白石惠最后一句话:“那是个男病人。”

不过就算如此,刚才看到心电图的时候他瞬间就觉悟了——而且作为一个觉悟很高的小伙子他丝毫没有“HOMO啊什么的最讨厌了”的想法,而是纯粹为了蓝泽耕作看上去好像要出手了而激动着……

除了滕川一男以外,激动的人还有一个——就是躺在床上那个。

撒手啊你怎么还不撒手!松竹梅魅錄的心声只有上帝能听的见,他紧张地连那唯一的一根手指都颤抖了,蓝泽耕作捏着他的手,默默地等待。
许久都不见他写下些什么。

忽然,蓝泽耕作就放下了松竹梅魅錄的手,他叹了一口气:“不是喜欢啊……这么讨厌我么?连清洁都不要我帮忙……”

“那,先告辞了,我会让滕川医生过来帮你的。”

蓝泽耕作转身离开,不过他走得很慢,直到身后传来“锵~锵~”的响声。总是面无表情的蓝泽医生的嘴角稍稍有了弧度。

他回头,走到松竹梅魅錄身边,弯下腰,凑在他耳边问道:“这是やた‘’还是‘いいよ’?”
 
03/24

REBIRTH 22

Category : 未分類
快了!我打算74前写完- =~


让一只人手躺在地板上,无论怎么说,这看起来都像是一个凶杀现场吧?
YAMAP现在坐在地上,对着AKANISHI JIN的手,一筹莫展。
这个手应该放在哪里啊啊啊!烦恼的YAMAP皱着眉头在屋子里搜索适合的物体。

首先他的目光落在了肥盒上——然后看了5秒钟,然后他默默地移开目光。
然后他又看到了烟灰缸——里面还塞满了香烟屁股……
YAMAP一边思考一边无意识地捏了捏那只手——软绵绵的,还带着他熟悉的温度。

他还记得在身体缠绵的时候,他们总是喜欢十指相扣。

比如一起泡澡的时候。
AKANISHI JIN会骑在他身上,很大爷地捏着他的下巴说“虽然想给你刮胡子慰劳一下——可惜兄弟你下面没毛哦~”
“……”
“要不给你刮刮·下·面·?”
“……我看是你·下·面·痒了吧!”
言语调戏的同时YAMAP立刻附上肢体攻击,一掌摸向他早已了如指掌对其位置烂熟于心的锁骨。AKANISHI JIN就会惊叫着用左手去拍掉他的左手。然后两只手缠在一起,热度迅速染上身体,摩擦和抽动的快感随着热水一下一下溢出浴缸,就像他们的爱一样。

这种时候,他们的手从来不会放开。

这么想着过去快乐的时光,就感到心忽然也和这个手一样,变得软绵绵的,都快要挤出水来了。

“我该拿你怎么办……”
YAMAP对着AKANISHI JIN的手这么说。

CHAPTER 22

AKANISHI JIN最近总有一种错觉。好像有人总是温柔的握着他的左手。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触感特别明显,他常常觉得恍惚,但是伸手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妈妈酱说,大概是对于身体的不适应让他产生了幻觉。

“JIN,你也知道,这个身体是很珍贵的。”

“你已经‘死’过一次了,这个身体,一定要珍惜哦。”

这些道理AKANISHI JIN都明白,他应该好好生活,好好工作,不要再去想那些奇怪的过去。只要不去想YAMAP,离他远远的。

但是很多时候,那些你努力想要自己忘记的东西你永远都忘不掉。
比如糟糕的初次性体验。
比如旧情人的生日。
很好,这两样AKANISHI JIN都占全了,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怪自己。

他知道4月9日快要到了。

YAMAP知道自己生日还没有到,不过他还是打算给自己买个礼物。
所以不常用网络购物的YAMAP难得的假期就宅在了家里等待邮递员送来包裹。他买了一个白白胖胖的棉布人形。没有五官没有手足。
YAMAP找了一条浅色领带,用马克笔写上“JIN”,然后绑在人形圆圆的脑袋上。
YAMAP把给人形套上自己的T-shirt,喷点AKANISHI JIN常用的香水。
YAMAP把AKANISHI JIN的手固定在人形的左面条手臂上。

然后YAMAP一把抱住软绵绵的人形JIN君,深深呼吸,鼻腔和口腔里满是他熟悉的味道。

“欢迎回家。”
“我想你了。”
“真的……”

YAMAP发现一个人吃饭其实也可以不那么寂寞。
内心要阳光一点嘛!
他这么想着,叉了一叉子烤肉就递给对面瘫软在椅子上的JIN君。

“很好吃也,来一口?”

JIN君没有五官的脸上显示出为难的表情。

“哦……你还要加演LIVE要保持身材哦……那我不客气了。”
于是烤肉君还是进入了YAMAP的身体里。

YAMAP认真清洗两双碗筷,烘干放好,然后抱着JIN一起看电视。
泡澡的时候,YAMAP看着JIN君犹豫了很久——这个崭新洁白的人形显然还不需要清洗。但是……他想了又想,还是抱着JIN君跨进了浴缸。

“明天我要回片场了,大概要一个星期哦,还是给你洗洗干净吧。”

于是浑身赤裸的YAMAP坐在浴缸里认真地给棉布人形打上肥。

洗完澡,干净清爽香喷喷的YAMAP意识到了自己的严重失误。真人等身大小的JIN君无法塞进烘干机里烘干——意思也就是说,他今天不能抱着JIN君睡觉了。

很遗憾。

YAMAP抓着吹风机把自己头发吹干,企图想挑战一下吹风机的最大持续工作时间,最后他还是妥协了。
所以他还是乖乖的把AKANISHI JIN的手从JIN君身上取下来,仔细的涂上乳液。然后抱着手爬上床。

YAMAP捏着AKANISHI JIN的手,忽然出神地想,如果也能像这样,把AKANISHI JIN一部分一部分弄回来,然后拼装在一起,就好了!
这是高达么Orz……

然后他又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没有了左手的AKANISHI JIN,怎么工作呢?
虽然还可以掩饰,可是生活一定很不方便,而且——应该会很痛吧?
不过这个手的断面也是白白软软的,一点没有血肉模糊的样子……并且这么大的事情,事务所不可能没有动静……
YAMAP越想越混乱,他觉得应该打个电话问问清楚。

但是YAMAP不知道应该打给谁。
AKANISHI JIN是绝对不可能接他的电话的。
这么晚了,打给妈妈酱也不合适。
纠结的YAMAP,最后,拨通了KAMENASHI KAZUYA的号码。

认真工作为人和善的KAMENASHI KAZUYA君,好不容易有了空闲可以回家和小兰姑娘团聚,他早已换好了睡衣抱着小兰进入梦乡——然后万恶的青春AMIGO铃声打破了一室的静谧……

KAMENASHI KAZUYA君惊讶地看着显示为YAMASHITA君的手机。
“喂?YAMASHITA君?”
“真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
你也知道现在很晚啊Orz,KAMENASHI KAZUYA君看着怀里睡眼朦胧的爱犬,心中默默泪流——知道还在这种时候打扰我们啊口胡!
“请问,今天KAT-TUN取材录音过是吧?”
“是的。”
“AKANISHI 君的左手,没问题吧?”

AKANISHI JIN的左手?KAMENASHI KAZUYA对这个奇怪的问题感到很莫名,不过他还是很认真负责地回想了一下,然后回答说:“很正常,他还用左手和NAKAMARU君掰手腕,然后输了。”
“这样啊……”
想到那家伙不服输的性子,YAMAP莫名地有点开心。然后他回过神,回到这个问题上来。
“谢谢你,祝你晚安,再见。”

KAMENASHI KAZUYA看着挂掉的手机,一把搂住小兰:“我们继续!”

起码确定了AKANISHI JIN没有事。
至于这个手的问题——再议吧。
心里要阳光一点啊!这么想着,YAMAP看着AKANISHI JIN的手,然后他轻轻吻了吻手背。

“JIN,晚安。”

YAMAP搂着AKANISHI JIN的手,安心的睡着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